施芸
新疆
校长基本信息
新疆巴州焉耆回族自治县北大渠乡中心学校
新疆 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 焉耆回族自治县 北大渠乡乡镇府西侧15号
1970年
汉族
高级
中心校/学区
6年
自述材料

一、农村包围城市再回农村31年的从教经历。 1989年7月于自治区体育运动学校射击专业毕业,9月分配到离家36公里的七个星镇中心学校担任体育教师。1994年8月,调至永宁镇中心学校上居户村教学点担任三年级班主任,教授本班所有课程和全校体育课程。1997年8月,调至焉耆县二小担任体育教师。2005年应聘为二小德育主任,2010年改任总务主任,2014年任命为县二小副校长,主抓安全、后勤工作。2016年8月,被任命为焉耆回族自治县北大渠乡中心学校校长。 (一)尽我所能,让教学点的孩子全面发展。 在七个星镇中心校任教五年,只教过体育课带过训练队。1994年8月调至永宁镇任教,直接分到新居户村教学点去包班。刚开始,我自己也在学着当一名语文、数学老师,把大量的精力放在读课文、写作业、做计算上,自我适应了一段时间后想调剂一下,那就先上个简单的美术课吧。我就用自己仅有的美术功底在黑板上画了一把气球和一片树叶,没想到孩子们激动地说:老师你画的太好了,这是我们第一次上画画课。当时我的眼泪就下来了,这些孩子们好可怜,都上三年级了画都没画过,他们的家长和以前的老师都没教过他们,简直不可思议。 再一问,孩子们同样没有上过音乐课,只能七拧八拐的乱唱几句。我就拿来儿子的录音机和儿歌磁带,音乐课上给班里的孩子播放儿歌,让他(她)们反复跟着学唱,慢慢的他们能完整的唱出一首或几首儿歌,虽然我并不懂得乐理知识,但他们的节奏和音准在逐渐提高。 95年的六一,我毫不犹豫给班里9名女生排了一个汉族舞蹈,16名男生排了蒙古族的筷子舞。家长没钱买服装和道具,我自己买来皱纹纸给女生做裙子,剩下的边角料给男生做头饰,每个男生从家里带一把筷子,没筷子就找木棍。演出那一天,每个孩子都很兴奋、紧张、幸福,因为整个教学点只有我们班是全班都上台表演了节目。 我利用每天的课间操时间,给全校125名学生教授第二套小学生广播体操,仅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就能规范的、整齐划一的完成动作。 96年8月,中心校体育教师停薪留职无人任教,我就被文教办调整到中心校担任体育教师。听到这个消息时,全班同学抱着我哭成泪人,孩子们提出一个要求,我们班能不能踢一场告别足球比赛。比赛过程中,瘦弱的马跃鼻子被足球砸中流血了,可他毫不在意用手一抹继续踢球。比赛结束后我问他:你鼻子流血老师都叫停了,可你为什么不停下来?他当时说:“我不想停下来,我不想你走”?我抱着他泣不成声,可是那时我只觉得要服从工作分配。虽然离开了他们,但他们的淳朴、顽强深深刻在我心里,也让我懊悔了很多年,当时为什么没有选择留下?至少把这届学生带毕业。 (二)纯朴的孩子将我“踢”进“城市”。 在农村工作的第8个年头,97年4月,接到全县举办小学生足球比赛的通知,学校命我组建男子足球队参赛。对于我这个射击专业的体育老师来说难度不小,赶快去找教过足球的同行们学习基本技术。农村的孩子们特别能吃苦,每天大强度的训练从不喊累。比赛的前夜下了一场大雨,场地上到处都是泥坑,城里的孩子都是绕着泥坑跑,我的孩子是足球在哪他在哪,不怕脏不怕累,每场比赛下来要不是看号码我都认不出谁是谁。我们获得了本次比赛的亚军,孩子们激动的在操场上打滚、欢呼。 97年8月,因为这次比赛我被急缺体育教师的县二小看中,被教科局直接调整至县城教书。一有机会,我就争取送教下乡,只有这样好像才能让愧疚感减轻一些。 那时,农村教育资源的匮乏、专业师资不足,无法开足开齐课程让我无奈,学生那一双双渴求知识的眼睛和极低的幸福感让人内心刺痛,凭什么纯朴、善良、吃苦耐劳的农村孩子就只能学语文、数学课本上的那一点点知识呢? (三)自我改变、自我挑战,普通教师逐渐走向领导岗位。 调入二小之后,学校领导给了我很多的学习和参赛的机会,县级学科带头人、自治州自治区的体育大赛课获一、二等奖、自治区优秀辅导教师、小学体育教学能手等各种荣誉称号接踵而来。感觉在体育教师这个行当已经乏味,2005年学校中层领导竞聘,德育主任一职无人问津,在冷场了大半天的时候,我鼓足勇气走上台去,竞聘了这个岗位,其实当时我连德育主任的主要职责和任务都不知道是什么。校领导当时问我:“德育主任是个非常得罪人的工作,你考虑好了吗?”我非常坚定的说:“我想试试自己几斤几两,不懂的我会去学去问。”就这样,我开始和学校里各种“顽童”、家长、老师打交道,我自己购买了知心姐姐的书籍去了解儿童,了解他们问题背后的动机是什么?我放弃学校公费旅游的机会去参加心理辅导员培训,校长骂我是傻子,可我却尝到了团建活动对孩子进行集体教育的甜头。我主动给五六年级的男女生讲生理发育,男生们羞得面红耳赤,可是他们理解我怕他们因为不懂而惊慌失措或犯下错误的初心时,他们就能坦然的接受。我也拿我自己的儿子作为“教育的实验品”,慢慢的,我总结出:孩子最需要的是尊重。在你尊重他的前提下,教育才可能真正的发生。我成了孩子们的“知心姐姐”,他们有什么秘密都会告诉我,对于他们存在的问题,我会在保守秘密的前提下妥善解决。结合德育常规教育,几年下来班风、校风都有了很大改善,我自己在家庭教育和孩子个别教育上也有了很大的进步。 2010年学校原总务主任(女)退休,学校宁愿调整两人把我强推到总务主任的位置,因为在学校里大家从来都觉的我是个“男人”。从此,只认识钳子、起子、扳手的我又走上了没白没黑没节假日的维修工道路。后来,安全工作又给了我,各种的演练、值班、巡逻、隐患排查成了我的家常便饭。那几年,学校诸事皆安,2014年夏天我被教科局任命为焉耆县二小副校长,假期对我来说真的是假的了。 (四)重返农村,让我的使命感爆棚。 2016年8月,突然的一纸任命让去捆绑联盟的北大渠乡中心学校任校长。一想到寄宿制、食堂、校车、锅炉房、幼儿园、教学点什么的,这些太多的未知领域,我即焦虑又忐忑不安,我怕领导所托非人,我怕误人子弟,我想逃。可领导告诉我:“任职文件以下,无法更改”,哎,好沮丧。任职前教科局长对我说:“怕什么怕,现在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办学了呀”!这时,我想起了那8年难忘的农村教学经历,想起了曾经的后悔,突然有些兴奋,我要让农村孩子“文武双全”,让教学点的孩子也有专业的音体美老师,让他们像城里的孩子一样享受高品质的教育。

您已经点赞过了,不能再点赞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