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国荣
贵州
校长基本信息
普安县特殊教育学校
贵州 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 普安县 青山镇营山村
1989年
苗族
一级
九年一贯制学校
7年
自述材料

本人黄国荣,男,苗族,家住在贵州省普安县龙吟镇吟塘村石盘组。我的家乡在一个边远的山区,哪里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有97%的人口均属于苗族,称为“中国苗族第一镇”。 小时候,上学很艰难。寨子里的每一个小朋友都穿着妈妈做的塑料底小布鞋,背着麻布缝的小书包,走在乱石滚滚、刺林丛丛的小路上,一个个歪歪斜斜的要走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学校。我怕冬天,更怕冬天的雨,下雨了上学的小路上都是泥浆,小布鞋容易湿透,湿透了又要经受又冷又饿的一天。不像现在的村小,孩子们早晚有家长接送,中午还有营养午餐。 我读二年级的时候,我是班上个头最小最矮的一个。每次上学我都走得最慢,最后一个到学校。有一个冬天的早晨,天下着毛细雨,邻居小朋友没来约我一起上学,寨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哭闹着一个人不敢去上学,妈妈说“不要紧,我和你一起去”我高兴的乐翻天。在这条小路上,妈妈拉着我、抱着我、背着我去上学。路途中妈妈突然把我从背上放下来,告诉我:“别动,我发现一个宝贝,我拿来给你”。妈妈的食指在一坨稀牛屎里扣了几下,在旁边的水塘里洗了洗,走过来递给我说:“给,这是一角钱硬币”。我当时很嫌弃我的妈妈,一巴掌打在妈妈的手腕上,将硬币打掉在泥浆里,嘴里还叨叨着:“好脏、好臭、才不要”。妈妈竟然没生气,从新把硬币捡起,洗了洗装在自己衣服兜里,继续背着我去上学。放学了,让我感到很欣慰的是妈妈没有自己回家,在校门口等着我一起放学。我高兴的哭起来,跑去拿着妈妈的手问妈妈:“妈,你一直在学校等我吗,你冷不冷。今天我们数学老师夏老师给我们上了《认识人民币,爱护人民币》,妈妈,对不起,我错了,早上不应该嫌弃你捡牛屎上的硬币”。妈妈摸模我的头,再从衣服兜里摸出两颗水果糖递给我,微笑着说“没关系,我们回家”。我急忙把两颗水果糖都剥了塞进嘴里,两边脸都塞的鼓鼓的。妈妈问我:“好吃么,甜不甜?”我说:“甜甜的,妈妈真好”。妈妈笑了笑说:“甜就对了,这两颗糖就是牛屎上的硬币换来的”。我趴在妈妈的背上品着牛屎上硬币换来的糖,跟妈妈说:“我们寨子里要是有老师,我们是不就不用来学校,不会冷,不会饿,今天您就不用背我了?妈妈,以后我长大了要当老师”。这是我生命中最甜蜜的两颗糖,从那时候起我就有了当老师的梦。 2010年高考成绩出来了,我去到学校填了志愿,回到家中,亲戚朋友问我填了什么学校,什么专业,我说“师范院校,特殊教育”。当时很多亲友笑话我,“正常人都教不懂,还去学特殊教育专业教残疾人,再说我们普安县又没这样的学校,以后找工作难哟”。我不理他们,心想着,每一个地方都有特殊孩子,有的智力障碍,有的听力语言障碍,甚至有其他与正常人不一样的孩子。这些孩子不可能一直不读书,就算找不了工作,以后回家乡也可以自己办一个私立的特殊教育学校,让特殊孩子有书读。我一直给自己打气,怀着这一份特殊教育情怀,走进了我的大学毕节学院,学习了“特殊教育”专业。2014年7月,大学毕业了,正是我找工作的时机。为了找个好工作,天天泡在毕节学院的图书馆里看书,准备考公务员。有一天,突然接到小姑打来电话,传来我们普安县招考特殊教育学校教师,问要不要回来试一下。我急忙背这背包回到家乡,终于如愿以偿,考得了家乡特殊教育学校教师这一份工作。2014年9月至2015年7月这个期间,因普安县特殊教育学校正在选址及建设中。我们一起考上这份工作的的6位老师被借教育其他普通小学。我被借教于普安县盘水镇第七小学当老师,刚上班我就担任了一年级的班主任,教数学、音乐、美术、体育。我用了一些特殊教育的教育方式及热爱教学的那份情怀认真对待我的教育工作,这一年里学生们成绩提高的很快。同时,我也喜欢研究,跟着老师们学习如何教学,跟着胡校长学习学校的管理。在这一年的教育教学工作中,得到了老师们的帮助和指导,我的工作也得到了上级部门的肯定。 2015年9月—2016年3月,接到普安县教育局的通知,将6位借教出去的老师集中起来,准备开展特殊教育工作,我任命为组长。我将6位老师分层3各小组,1组负责窝沿、罐子窑、白沙、龙吟乡镇,2组负责地瓜、罗汉、新店、青山、楼下乡镇,3组负责三板桥、盘水、江西坡、高棉乡镇。开始对全县特殊儿童进行摸底、调查、入户劝学招生。当时,很多家长不认同我们的工作,认为学校不存在,认为我们是骗子,担心怕泄露自己家有个残疾孩子的秘密显得光彩。经过老师们的认真讲解和介绍,为特殊孩子的家庭反复做思想工作,最终预向性招到27名学生。 2016年2月任命我为学校校长,带着5位老师来到我们的学校,学校各楼层主体已经完工,学校还没有水电,没有围墙,操场到处是土堆小石山,老师们搭建一个比较安全的工棚,铺上地铺,接一根工程用电入室,开始了学校的建设工作。建围墙、修水池疏通生活用水、装变压器疏通电路,学校办公用品采购,学生宿舍用品采购及安装、学生食堂厨具座椅采购及安装、监工等。直到2016年3月正式招生开学,学校是寄宿制学校。 2016年3月至2017年9月,这是我们最艰难最艰辛的一年。学校已经正常运转了,开始了2个班,一个聋生班,一个智障班。学校居着6名教师,27名学生,1名门卫,1名宿管,1名厨师,一共36人。为了学校能正常运转,我将5位老师简单分工,马武贵老师担任总务后勤工作,章诚老师担任教务工作,马路敏老师担任办公室工作,冯媛老师当人政教室工作,徐静老师担任安全管理工作。5位老师都是学校的中层干部、学生们的班主任,孩子保姆及救护车。对于一个刚毕业两年就当校长的我来说,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时时刻刻意味着灾难降临。学校的孩子来自于全县各个乡镇,远一点的乡镇距离我们学校100多公里。这些特殊孩子从小就没离开过父母,有的小至7岁,离开父母来到学校住校,又因身体存在一定缺陷,有的晚上不睡觉哭闹,有的尿床尿裤子,有的上肢运动不协调生活不能自理,还有的情绪行为障碍经常攻击别人或伤害自己,有的不定时癫痫病发作。孩子的家远了,家长无法几分钟甚至1个小时赶来,每每发生一件小事都是老师们扛着。还记得有个冬天的晚上凌晨4点,宿管阿姨给我打了电话,说是刘江兰这个学生又吐又发高烧,体温39.3度,赶快送医。我立即打电话给教务主任章诚,大半夜只有他才能送孩子去医院(当时学校没有公车,老师们刚工作没有私车,唯一我们教务主任章诚有一辆朋友送的快报废女士摩托)。我和章主任赶到女生宿舍,将孩子抱了下来,孩子的精神状态很差,根本趴不稳章主任的背,填空又下着毛毛细雨,该真么办呢?章主任脱下自己的外衣,我卸下自己的皮带,将孩子困在章老师腰上,我一只手护着孩子,另一只手拿着外衣给孩子遮风挡雨。老师们都没有结婚,把学校当成自己的家,孩子父母不在身边,我们就是父母。可想而知,仅仅几位位老师,要干学校行政工作,还要干教学工作,加上陪吃、陪穿、陪睡、陪住院,这一年是怎么度过的。 学校是一个崭新的单位,是我县教育系统里的一个新元素,地里位置边远,不在县城,且学校刚起步,学生又来自全县,师资队伍严重不足的一个寄宿制特殊教育学校。学生一年比一年增多,感谢县委县政府、教育局、残联等各部门的关心,爱心企业及爱心人士的帮助,经过2017—2019年两年的时间,学校教师增加了11人,各种教学设备,康复设备,残疾人无障碍设施,基本配齐。2018年我校顺利通过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国家专家评估验收。至今学校各项工作顺利开展,得到社会各界好评,已成为师生们的学园、家园、花园、乐园。

您已经点赞过了,不能再点赞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