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艳霞
河南
校长基本信息
舞阳县保和乡朱耀环小学
河南 漯河市 舞阳县 保和乡朱耀环小学
1979年
汉族
高级
完全小学
22年
自述材料

尊敬的各位评委: 大家好! 我叫王艳霞,今年42岁,扎根乡村教育23年,在省级贫困县舞阳县的九街、保和两个乡镇担任了21年的偏远落后地区的小学校长。21年来,我先后把4所濒临倒闭、偏远落后的农村小学打造成了设备齐全、教学质量高的县花园式小学、县名牌学校、市德育工作先进集体、市义务教育教研工作先进单位、河南省第四届“一校一品”艺术特色学校。 2019年,我带领的朱耀环小学被漯河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授予“漯河好人集体”荣誉称号;由教学点转变为完全小学;5位老师被评选为“漯河好人”;12月被市教育局评选为“全市中小学幼儿园德育工作先进集体”。2019年1月,我被中央文明办授予“中国好人”荣誉称号。5月,朱耀环小学被中央文明办授予“中国好人集体”荣誉称号。9月,我光荣的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授予“国家级优秀教师”荣誉称号。省、市、县电视台,教育时报、大河报、漯河日报,中央文明网、映象网、学习强国、今日头条等新闻媒体对我的学校和我进行了多次报道。 23年来,为4所小学校舍安全、学生安危、学校发展操心奔波的岁月,至今历历在目,难以忘怀。下面我把自己开始从教以及从事乡村校长工作中平凡而又充实的工作经历,给大家做一汇报! 1998年师范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了舞阳县九街乡的顿庄村小学,当时学校有8位老师,平均年龄都在52岁以上,7位都是转正的老民师,只有一位56岁的副校长是师范毕业从教。当时我任四年级班主任,教语文、品德、劳动、音乐、美术、体育课,周课时25节,由于只有我一个年轻老师,我又被任命为少先队辅导员。 上班第一年的秋天,雨水特别多,我家离学校大约2.5公里路,那个时候没有柏油路,我每天步行踩着泥泞去学校,路两边都是大块大块的玉米地,我为了给自己壮胆,一边走一边大声备课。无论是哪一篇课文,我都能一字不落的背下来。我对孩子们说:“你们的课文,我闭着眼睛都能够背,不信咱们就试试。”课堂上学生对我崇拜得不得了,没想到我成了学校最受欢迎的老师。期末考试成绩评比中,我所教的语文、品德两门课一直名列全乡第一名。 一次,我在帮母亲整理她收回的废品时(由于家贫,我们兄妹四人都要上学,有人对母亲说收废品挣钱,母亲为了供我们读书,就拉着架子车开始收废品),无意中发现了20多本《河南教育》《小学教学》等杂志,我如获至宝,如饥似渴地读了起来,母亲回忆说是在一个老校长家里收的!后来母亲走东庄穿西村时,总要打听一下村里有没有校长,总要去人家家里高价收购报纸与书籍。因为20年前的农村,教育理论方面的书籍是很少见的!听说市里的书店有卖的,但那时教师工资是乡财政筹集发放的,上班的前三年每月220的工资拖了好几年才发,三个弟妹读高中的学费、生活费让家里时常感到拮据,买书对那时的我来说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母亲收购的书籍,让我汲取了知识营养,从母亲身上,让我汲取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当年,我把少先队工作开展的有声有色,为全县的少先队辅导员做了《品德》示范课;在市语文优质课大赛中荣获一等奖; 所辅导的学生在“中日少儿书画大赛”中获得了一等奖。这在20前的一个农村小学来说,是很轰动的事情! 1999年秋,我上小学的恩师李付庄主动提出来让我接替他的教务主任一职,手把手的在业务上指导我,让我得到了很好的锻炼。56岁的副校长兼总务主任屈海江老师,主动提出要和我教一个班,并找来了一些书籍给我看,他常对我说:“教学生如同挖沟渠引水,想让水往哪里流,沟渠就往哪里挖”。他的这句话让我受益匪浅,每当我遇到调皮的孩子时,我从不迁怒与学生,而是迅速检讨自己的教育方法是否对路,不断地提高、调整自己。多年以后,当我读到魏书生老师写的《班主任工作漫谈》,发现屈老师的话竟然和他的部分观点出奇的一致!在老前辈们的耐心教导下,我各方面的能力都得到了提高,2000年5月,我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2000年春期,九街乡的王桥村小学由于种种原因,一个学期换了三次校长,后来听说有经验的校长不愿意去工作,想去工作的人上级领导觉得他们不能胜任校长一职。到8月份快开学时,乡教办(现在称为中心校)领导、学校老师一致认为我务实重干,是个做教育的好苗子,通过乡党委考察,就派我去任校长。作为一名有理想和有抱负的年轻人,一二十岁的年龄,血气方刚。听到这个消息,我非常高兴:这下我有机会实现我的教育理念了! 可是,21岁的我还没来得及多想,人们就议论纷纷:“有经验的教师都收拾不了这个烂摊子,一个刚出校门的小妮儿,能成个啥景儿?干不了仨月,就得哭鼻子撂挑子.......”有的人说:“还不是到学校镀镀金,干个年儿半载就飞了,做做样子而已......”同村外校的老教师也好心的劝我:“艳霞呀,王桥小学不是好领的,别把自己的青春毁在那儿!”听着这些话,我很不以为然,因为我从来没去过王桥小学,不知道所谓的烂摊子是什么样子的。 父母也说:“你一个女孩家,教好书就算了,别争强好胜,干一个大男人都干不好的事!”他们觉得我一个女孩家,去到离家11华里的地方工作,晴天可骑自行车,要是遇到雨雪天,那时又有没有柏油路,极为不放心。这时,已经58岁高龄的屈海江老师又一次帮助了我,他对我父母承诺说,乡村教育需要我这样老师,他坚信我的能力,他愿意离开在家门口的顿庄村小学,每天跑十多里陪我一同到王桥小学工作。屈海江老师15岁师范毕业开始在村中的学校教书,一户人家他教过三代人的不在少数,德高望重!有了他的承诺,我父母亲极为感激,极为放心!于是,就同意我到王桥村小学去工作。 等到了王桥小学一看,我一下子惊呆了,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一所什么样的小学呀!2000年的7.15特大洪水,不但给我县澧河沿岸的群众带来了巨大损失,九街乡的王桥村小学也被淹没了。洪水过后,学校27间砖木结构的校舍屋顶塌陷,墙体开裂严重,被鉴定为危房,每逢雨雪等恶劣天气,学生就不得不停课或者找临时地点上课。学生课桌破旧不堪,学校负债累累,外村老师不愿去工作,本村老师也纷纷要求调出,6个年级只有7位教师,是九街乡师资最弱、环境最差的学校。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学校连个厕所都没有,200多个孩子一下课到处乱跑,低年级的孩子随地大小便,高年级的学生满村子找厕所。面对这种局面,群众气愤,干部心急,学生也不甘心在这样的学校浪费时光,大量转学和流失。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面对这样的情景,我犯难了。当时,58岁的屈海江老师鼓励我说:“当老师的谁都想把学校办好,你就领着我们干吧!”开弓没有回头箭,不服输是我的性格!就这样,我在一片讽刺、怀疑的议论声中,向家长和老师们立下誓言:“三年之内,一定让孩子们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内,让王桥小学彻底改变面貌,否则就不谈婚论嫁!”村民们被我这掷地有声的话镇住了,却依然半信半疑。 我上任后诚恳征求老师们的意见,大家很快达成共识:痛下决心,苦拼实干,一定要改变落后面貌。 教室破漏,我就多次找来村干部商量修缮方案;资金不足,我就带领老师们自己粉刷房屋、整修桌凳;师资缺乏,我主动多任课,一个班级每周30节课的工作量,我担任了26节;没有厕所,看着孩子们一下课就跑往村民们家解手,我很难过,苦了孩子还扰了民,忙完一天的工作,我就在灯下把一个个的编织袋缝补在一起,千针万线,手扎破了,对成两个大单子,圈起来围成两个厕所,先凑合着用。粪池满了,我就趁星期天一桶一桶的挖出来浇到学校的花木上。 我家离学校有11华里,那时,没有柏油路,步行一次需1个多小时,我和屈海江老师每天往返一次,无论下雨下雪,总是第一个早早赶到学校。很清楚的记得,2001年冬季一个大雪纷飞的早晨,我去学校途中受风寒感冒,晚上回家后高烧不止,输液到半夜,发现风雪越下越大,我担心学校的房顶能否撑得住积雪的重压,担心用编织袋围着的临时厕所会刮坏,担心学生返校途中和到校后的安全,早上五点半我不顾家人劝阻拖着病体拿着手电筒摸黑去了学校,父亲不放心,一直更在我身后。雪大路滑,不知摔了多少跤,我们赶到学校时,已成了冰雪人。顾不得冷暖,便立即查看教室,排查险情,做防冷保暖工作。 走进三年级教室时,我突然看到屈老师在用塑料布塞后墙的裂缝,我的眼泪刷的一下子掉了出来!因为前一天屈老师上班途中就扭到腰了,大家都劝他休息,我想这样大的雪,他一个老人,理应休息一下的,没想到他比我到校还早!我哽咽着喊了声“屈老师,您咋来这么早……”他一边把塑料布往教室东北角的裂缝里塞,一边对我说:“越是恶劣天气,咱们越应该早到校,这是当老师的责任”!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人民教师”几个字在他身上熠熠闪光!多年来,这句话一直回响在我耳边,鞭策着我一定要做一个尽职尽责、处处为师生着想的好校长!就这样,在王桥小学的四年,我们来往学校近1万公里,几乎从来没有误过学生一节课! 2002年夏天的一个雨天,市地税局驻村工作队来到王桥小学,由于离家远,当时我们5个老师正在校园里唯一的一间办公室的角落里做午饭,因下雨柴草不干,满屋子都是呛人的烟气。看到我用三块砖支起一口锅,午饭只是一把干面条、一把青菜和油盐调料后,工作队领导很震惊,感慨地说:“知道农村苦,不知道苦成这个样子,我们一定帮你们渡过难关。”这样的清水煮面条我们吃了四年,别人怎么看我们不知道,其实我倒觉得无所谓:不就是一顿饭吗?吃饱了就行!吃过饭我就批改作业,辅导学生,或者去家访。四年来,我走遍了王桥村的大街小巷,家访600多家,沟通了家校之间的联系,解决了许多在办公桌前不能解决的问题。 我们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感动了群众,也感动了上级领导。2003年9月,在市地税局驻村工作队的帮助下,在县教育局的大力支持下,我们终于申请到30万元资金建起了漂亮的教学楼,学生也用上了崭新的桌凳。 为了全面育人,我们还开展了“以德为根,以育为本”德育活动,走进校园,无论碰到哪位学生,无论他们在干什么,只要看到您,就会马上停下来很有礼貌地向您鞠躬打招呼:叔叔(阿姨)好。然后目送着您,直到您走过去他们才继续他们的活动。家长们说,孩子送到王桥村小学,不光能学到书本上的知识,一下子也长大了许多,懂事了,也有礼貌了。 老师们也燃起了好好教书,努力提高自身素质的欲望,根据自身的特长,纷纷组织学生开展了各种兴趣小组,学生的手工制作,绘画、作文在市、县、乡屡屡获奖! 学校在群众中树立了良好的声誉!一些休学和外流的学生也都纷纷重返校园,并且出现了外村学生托关系到王桥小学上学的现象。在校生有过去的110多人,一下子增加到将近300人。2004年学校被命名为“漯河市窗口学校”,漯河市教育电视台、舞阳报还对我校作了专题报道。时任漯河市常务副市长赵素萍听说我的经历,亲自到学校看望,干净整洁的校容校貌和井然有序的教学氛围深深打动了她,拉住我的手,深情的说:“孩子们在这里上学,我们放心!” 这是我初任校长的经历! 第二个主要阶段: 2005年5月,乡政府想选拔一位工作能力较强的老师作为优秀后备干部培养,经过乡教办推荐,组织考察,九街乡领导把我调到乡政府工作。当时我有些不愿意去,但共产党员要服从组织,于是我就去了乡政府。 当我到学校和孩子们告别时,我所教班级里的孩子都哭了,他们围在我身边,哭喊着:“老师,请您别走!”我的眼泪也忍不住哗哗的流。老师们听到消息后,也不舍得掉起了眼泪。回到家,好多家长领着孩子送来了鸡蛋、鸭蛋,饱含真情的为我送行。望着那些质朴的家长和天真可爱的孩子们,我的心揪得慌、闷得慌,强装笑颜和他们告别。可静下心来,我一遍一遍问自己,我的人生目标到底是什么?我的工作阵地应该是学校还是机关?一个月、两个月……当孩子们又一次到乡政府找我时,我突然明白我为什么会流泪?我的心为什么会痛?最终,我谢绝了乡领导的挽留,毅然回到了我热爱的学校。因为,我无法割舍那三尺讲台,我爱这些质朴可爱的孩子们! 第三个主要阶段 2008年9月,带着九街乡父老乡亲的不舍与依恋,婚后的我调任保和乡朱耀环小学校长。这又是一所极其特殊的学校——也是舞阳县唯一一所没有院墙和大门的学校。由于学校位于三里河的河堤旁,当时属于撤点并校的范畴,根本没我们学校的户名,用农村的土话就是黑孩子。所以上级主管部门并不能给我们拨款。当时,学生家长纷纷托亲靠友,把孩子转到外地上学。留在该校上学的几十个孩子,几乎全是父母在外务工的留守儿童。 开学前我第一次到校,看到教学楼在河坡上孤零零的矗立着,满院杂草丛生。一群羊和几头牛在悠闲的吃着草,草丛中到处是羊粪和牛屎,无处下脚。我只好骑着电动车在校园前后院转了几来回,惊的苍蝇嗡嗡乱飞,确认没蛇等虫子后,我才下车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教学楼的台阶上。站在教学楼上,我一眼便看到三丈来宽的舞水河从学校前面流过,河!我不禁一惊,学生下河洗澡的场景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失足落水,溺水身亡,失去孩子家长的痛哭流涕……我越想越着急,越想越害怕,怎么办呢? 几年来遇到困难时,学会转向思维的习惯随即让我转念这样问自己: “你听说该校发生过安全事故吗?”“没有”。 “该校的门窗、墙壁都完好、干净吗?” “是的。”然后我笑着恭喜自己到了一个不错的学校工作。通过查看我明白了 :这是一个民风淳朴、管理有方的学校。只要尽到责任,就能防患于未然。 同时我也深深地明白,作为一所农村普通小学的校长,我面对着的是最基层的农民朋友,我的办学理念、工作思路从一定程度上说是一个地区义务教育实施水平的客观反映,我的工作作风将影响学校乃至乡镇教育干部的整体形象,所以我肩负的责任是重大的,不能因为学校规模小,位置偏远,条件艰苦,学生家长文化层次不高等客观原因而降低工作的标准和对自己的要求,教学点的孩子更应该教育好,要尽最大努力、立足实际开展好工作,做到不舍弃,不放弃,不让一个孩子掉队。 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好工作,管好学校,让领导、家长放心。面对着学生家长的担忧与无奈,我坚定的说:“请你们放心,我就是跑细腿也要早日争取到资金,给孩子们营造一个安全舒适的学习环境。” 开学了,我在老校长的指导下,带领老师们石灰水围绕校园浇出四道白线,课前课间,轮流值班,带着孩子们在白线内活动。 第四个主要阶段 2018年5月,我邀请到著名竹笛演奏家、教育家、沈阳音乐学院研究生导师、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会长周波教授来到我们学校无偿支教的事,在我们当地可以说是引起了不小的波澜,遇到了很大的阻力。主要来自两方面: 一方面来自部分领导的质疑。 另一方面来自学生家长,这也是最大的阻力。 当周教授要在我们这里无偿支教的消息传出后,个别领导关切地说:“周教授平时在义乌工作,离咱这里将近2000华里,他能坚持多长时间?一年能来几次?会教孩子们多少东西?你能保证他不是沽名钓誉之辈吗?来往飞机票、火车票、吃住咋解决?你现在工作做得挺好的,最好是少折腾。”还有的领导说:“你确定是周波教授吗?不会是骗子吧。过一段时间,打着要带你们外出比赛之类的旗号,带上你们学校的老师和学生,就像马航370一样消失了,看你咋向家长交差......” 来自领导的劝告、警告我做了参考,因为我们教育局长和中心校长非常支持我。再者周教授答应到我们这里支教后,我们也对其信息作了全面的了解。周教授还没有来我们学校前,就把笛子和教材通过快递给我们送过来了,所以对他我是毫不置疑的。 但是领导提出来的质疑又有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比如,如何解决教授及其团队吃住问题,我们一个小学校根本没有能力承担的。我就去找我校的名誉校长张振乾先生帮忙,因为他家有一个小庄园,他很支持学校,他认为也是一件难得的好事。他很热情的把教授一行人接到家里,免费吃住,甚至接送教授。 但是来自学生家长的阻力就特别大。5月底周教授来到我们学校和孩子们见了面,并且选中了76个孩子,先试着学吹笛子。暑假当我们把留守孩子组织起来,这76个孩子的家长一听说要吹笛子,有的老人当场就说:人老几辈子了,没听说吹笛子能当饭吃,旧社会吹笛的,拉弦子的都是要饭儿的。还有的老人拉着我的手说:闺女呀,孩子全交给你们了,文化课学好就行了,吹啥笛子呀,要是些耽误学习了俺咋向儿子、媳妇交差呀。 有两位老人干脆把自己的孙女儿给领回家,不让学习吹笛子。我们家访了3、4趟都做不通他们的工作。还有三个孩子学了4天就不想学了,说吹笛子头晕,因为开始孩子们不会运用气息,爷爷奶奶一听就非常心疼,坚决把孩子给领走了。剩下这六七十个孩子的家长也是在观望状态。因为笛子吹响是很很不容易的。教授也给我们下了任务,啥时候孩子们双手拿着笛子,能够趴在孔上吹响,他再派团队来教我们。 当时,我们领着孩子们整整练了14天,才把7个音符吹响了。7月12日,教授就派团队来正式开始教孩子们吹笛子,但是大多数家长还是不看好这件事,之所以没有把孩子领走,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学笛子也不要钱,乐器也不要钱,还能辅导辅导作业,全当是在学校让老师看孩子吧。 对于家长的不在乎不信任,我们是这样做的: 每天上午给孩子们熬绿豆汤,下午发冰淇淋,中午给孩子们吃西瓜,做好避暑工作。 每隔6天就把家长请到学校,让孩子们给他们展示一下学习笛子的情况。吹单个音到最后的吹成曲子,家长们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也变得越来越支持孩子了。 在2018年秋季的开学典礼上,我们让笛子班的孩子专门做了表演,悠扬的笛声传出来之后,没有参加吹笛子的家长和孩子们都很羡慕。但是他们还是认为会耽误学习。 2018年秋季中段考试,我校各科成绩都是全乡第1名,吹笛子的孩子普遍进步特别大。在开中段考试表彰会时,我们让考得好的家长都带着大红花,到主席台上领奖状、领奖品,其实就是一块多钱一瓶的洗洁精和三块钱一个的盆子。吹笛子的家长们可骄傲了,孩子既学到了特长,又考出了好成绩,关键是变化非常大。 吹笛子的家长代表和学生代表都发了言,讲了吹笛子之后的变化,学校又把吹笛子的孩子的变化给家长作了汇报。 看到吹笛子的孩子那种自信满满的样子,没有吹笛子的家长可着急了,没散会就喊着老师们问这问那,坚决要加入吹笛子班。在此基础上,我们全校师生都吹葫芦丝,又成立了鼓乐队。 到此我们完全得到了家长的认可。我们用成绩向社会各界做出了强有力的回答。 至今我们学校的文化课成绩都是第一名。我们带着“留守儿童乐团的孩子们”参加县春季团拜会、建国70周年优秀节目颁奖晚会,参与市电视台贾湖遗址的节目录制,录制的快闪《我和我的祖国》还登上了河南学习强国。市委常委、县委书记李亦博,市、县宣传部长等领导到学校慰问看望全体师生,并拨付款物支持学校的艺术工作。 现在,周教授已经在我们这儿无偿支教三年了。老师们精心的呵护,抚慰了留守儿童孤独的内心,音乐让孩子们变得自信、自立、自强,学习成绩不断提高。学生李娜被评为“漯河市十佳留守儿童 ”,刘嘉鑫被选拔为“中国少年先锋队漯河市第四次代表大会农村留守儿童少先队员代表 ”。在2019年舞阳县春节团拜会上,留守孩子一曲《我爱北京天安门》,受到了各级领导的一致称赞。 一次家长会后,留守儿童刘会歌的奶奶拉着我的手,老泪纵横地说:“要不是你们老师对俺孙女好,我都不知咋向她父母交差,你们老师好啊……”在外务工的家长,通过视频,感受着孩子们在学校成长的快乐,自发地给学校捐赠了8万多元的款物,借以表达感激之情。 在加班给孩子们上特长课时,我校老师也学习了乐器,正所谓教学相长。课余时间,老师们有吹葫芦丝的、打鼓的、吹笛子的、弹琴的,我们身心都得到了放松,其乐融融!外校教师看到微信朋友圈里,我校老师在一起吹拉弹唱幸福合奏的模样时,羡慕的说:“这才是老师们想要的校园生活啊”! 朱耀环小学的学生人人会吹葫芦丝,还成立的有笛子队、军鼓队、非洲鼓队,孩子们个个有特长:校园里葫芦丝音韵悠长,竹笛声声飘向四方。学校为学生创设了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使孩子们在润物细无声中受到了美育浸染,童年幸福,自信成长。三年来,孩子们进步明显,艺术课的开展,深受市、县领导重视,已成为学校的传统项目、舞阳县的特色项目。2019年朱耀环小学教师集体荣登“中国好人榜”,2020年1月,学校被评为“河南省艺术特色学校”。 各位评委,各位老师,作为一个农村偏僻学校的校长,我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正是因为有了可爱的孩子们和无私奉献的老师们,才有了我今天和大家汇报的机会。感恩我生命中遇见的所有人,谢谢!

您已经点赞过了,不能再点赞
举报